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DN吸血鬼paro6还是7来着

一声枪响撕破了夜的静谧,废弃教堂里的吸血鬼垂下眼皮歪了歪头,轻松躲过第二发子弹后在一瞬间转移到来人的背后,抬脚一绊,把重心不稳的对方接在了自己的怀里,并低头亲吻他的额头。


“你亲错地方了。”


那人莞尔一笑,一把揪住吸血鬼的衣领狠狠地咬上他的嘴唇。


“诶,亲爱的,我想你今天来可不是为了杀我吧?”


君寻露出投降的无奈表情,他就着抱人的姿势坐在一边的长椅上,抬头看了一眼夜幕中的月盘,教堂的屋顶早就因为曾经的战斗而破败不堪,清冷的月光划开尘埃,投映在罗里银白色的头发上。


“你今晚来得比平时早些。”...


我只是突然有灵感,就当补充吧

罗里为了不打扰君寻晚上休息,把所有的资料都搬进了小赤的房中,而房间的主人因为几乎都不在家,在这里钻研到深夜是再合适不过了。

案件的调查没有进一步发展,除了昨天再次增加一名受害者外,那个眼看就要秃头的探长愁眉更深一层,下午还嘲讽这回死的不是教团的人你们领导可以安心了吧。如果不是为着德维特的体检报告而整个人低迷,他早就把那个浑身烟味的家伙轰出神圣天堂了。

虽然奔波了好几天,然而他得到的仅仅只是卡尔一个可怕的空想,谁都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系列命案的凶手就是亚尔弗列得,人证除了那堆不会说话的尸体外再无他人,想从活人身上得到有价值的口供几乎不可能,尸检报告也毫无参考价值。他把所有看似有用的材料都摊开...

我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重写我的脑洞主线了【安详

01


宛如地狱的一场噩梦,所有人都希望那只是噩梦,然而现实总是残忍地将他们的妄想撕碎,这是事实,无法改变,无法挽回的事实。


那天晚上,安逸的村子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地狱,一群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容的白衣人挨家挨户强行闯入屋子抢夺幼小的孩童,反抗者一律惨遭杀害。血洗,成了最好的诠释词。那些人来得唐突,去的也快,当村民还沉浸于那无尽的恐怖之中时,他们已经带着抢来的孩子迅速撤离了现场,只留下一片哭喊,一片绝望。


拓也和他的弟妹躲在地下室中,怀里的是前天才满月的弟弟,妹妹麻美则抱着排行第四的弟弟罗里坐在屋子的另一边。外面已经安静了下来,拓也与麻美对视了一会儿,两人默契...

【剑三】苍秀,打脸【喂

死里逃生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龙潜算是感受到了,从被素凝救下到如今已过去数月,身上的伤已经快痊愈完毕了,只是身上不免又多了不少的伤疤。

他们还没有打算要去哪里,那天在河边清洗,龙潜伸手抚摸素凝还没过肩的头发,突然说我不想回去了。素凝吃了一惊,停下了手中洗衣服的活儿,回头盯着龙潜还是有些疲惫的眼。

龙潜是军人,从前他的脑里都是转着要怎么去守护大唐的江山社稷,为国捐躯万死不辞,他想如果当初一死百了就罢了,却不想被素凝扛走藏匿了起来,这个纤细的人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能够扛起穿了一身戎装铁甲的自己,他是想不通了,但他很明白自己连累了他。素凝为了掩人耳目把那头醒目的长发给削了,乱七八糟的,等龙潜能下地行走...

丐秀

汲泠跟他的两个师妹走在长安热闹的街市上,忽然少年似乎看见了什么,惊得他赶紧把云幕遮套起来,转身装作在摊子上买东西的样子,筠璃二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阿璃首先跳过去重重地拍了下汲泠的背,小姑娘满脸期待地笑着问她的师兄你刚才看到啥了呀突然那么害羞!

那边在调侃向来大大咧咧的师兄,这边阿筠回头看了眼,那是一行七秀坊的弟子。“你看中七秀坊哪个姑娘了?”阿筠对着汲泠歪了歪头,话音刚落就立马遭到否决。

“去去去!”汲泠红着脸挥了挥手,然后一个飞奔跳跃踩着轻功跑了。

他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可那姑娘待他冷淡,几回婉拒下来,虽说他对她的喜爱不改,却让他变得更为胆怯,也没像之前那般在听香坊下大声示爱,他改成躲在...

其实想想……lof的人工审核也是蛮拼的【x

我就码个段子_(:з」∠)_

时间是在罗里调查亚尔案件的时候,也只有那段时间罗里才会累得对君寻的任何“挑逗”行为无动于衷了【。


罗里身上总有一股香甜的糖果味,淡淡的,靠近了才闻得到。

 君寻轻轻地在他额上留下一个亲吻,然后顺着鼻梁一路亲到嘴唇边上,十字军虽然无心打扰对方的午睡,可就是压抑不住心头的悸动,看着罗里沉溺在睡梦中不满皱起眉头扭过脸躲闪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加重了亲吻的力度。

 “唔……君寻……”

 虽然终究还是被弄醒了,可看见是君寻,罗里又安心地闭上了眼睛,脸往君寻的手蹭了蹭,睡着了。君寻愣了愣,接着他无奈地露出苦笑,把被子又拉上了些盖过罗里的肩膀。...


DN吸血鬼paro-5

“你昨天看见一个黄色的发光体在飞?”

点点头。

德维特想了想,恍然大悟后把手探进衣领里掏出挂在脖子上的口哨,然后吹响了它,不一会儿,那个发光体怒气冲冲地破窗而入,露娜还没来得及看见玻璃破了一个洞,发光体就停在了德维特的鼻尖上。

“早呀陛下~”

“确实是很早,对我来说而已。”说话的同时,光芒也渐渐褪去,一只只有露娜小巴掌长短的妖精映入孩子的眼帘,背后的翅膀扑腾个不停,似乎停下来他就会掉下去一样。

“跟你介绍下,露娜,这是这座城堡的吉祥物,叫由弥,不过因为他太尊贵了,所以我们族人都叫他陛下。”德维特介绍道,“这是我的孩子,叫露娜,他还小不过很听话的,你不用怕他。”

“说了多少次我是守护...

其实第一篇是小凯跟菌菌的伪bed戏,不过既然和谐得那么厉害还是不放了【。

DN吸血鬼paro-4

德维特居住的城堡有些大得可怕,当然年幼的露娜根本不知道这座城堡曾经住了多少族人,只是如今只剩下了他俩。


露娜不敢乱晃,怕迷路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太冷清,有时候他走在走廊都会起鸡皮疙瘩,然而再谨慎,马也有失蹄的时候,当朝霞铺满大地之时,他迷路了。他是被一个黄色的小光点吸引的,结果追着追着,一回神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他不敢大声叫喊,于是开始尝试着按原路返回。


德维特打了个哈欠,露娜还不见踪影,也不知道那孩子晃到哪里去了,结界并没有任何反应,那就证明他还好好的。已经升级为父亲的吸血鬼看着钟点又伸了伸懒腰,心想露娜大概散心去了,于是打了最后一个哈欠倒...

1/12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