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亲妈】其实我挫陛下挫得挺开心的

既然都说出来了那还是补完吧,我真的觉得继续这样写都可以凑成一个正篇了



Majesty醒来的时候外面早已日过竿头,他没有睁开眼睛,眼皮太沉重了,昨晚忍不住哭得一塌糊涂,连晚饭都没吃几口。还没来得及翻身就收到教团来的蓝鸟,通知他下午前往教团签字同意父母的火葬。

有什么好同意的,反正你们都是要走这个程序。

刺客拉高被子盖住自己的头,他头一次这么失落难过,或许比起吵架闹分手这样的事情,阴阳相隔的感觉更来得鲜明。他一点都不想去看那对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夫妇,虽然他们总是那么令人讨厌,但毕竟是……

“…………”

又是那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他躺在床上滚了两圈,直到时间不能再拖了,才爬起来溜进厨房随便找了些吃的然后出门。今天没有看见刹那在附近,也不知道那家伙去忙什么,Majesty把最后一口面包吞进肚子里,然后骑上坐骑前往教团。

去到的时候果然还是被审问了,不过审判官是个看上去还算有亲和力的年轻男人,对方形式上问了他几个问题就让他在各种文件上签字。

“Majesty……陛下吗?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呢。”深色短发戴着眼镜的审判官笑了笑,随即领他前往停尸房,“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等会会有同事过来帮你处理你父母的后事的。”

“谢谢……”

“作为教团的一员也许我不应该对龙之追随者以及他们的亲属抱有怜悯,”审判官伸出食指将眼镜推了推,“不过让还这么小的你就失去父母,实在很遗憾。”

“啊……谢谢您的好意不过……”Majesty忽然有点尴尬地移开目光,“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那之后是短暂的沉默。

火化的时候他没敢站在里面看着,他蹲在走廊里,脑里一片空白。接下来该做什么,到底要不要跟Injection解释这事情,还是像往常一样笑着去调侃那个爱生气的雷神你昨晚那是在向我示爱吗,或者是父母的坟墓该怎么安排地方,他什么都想不到。

不知不觉已经傍晚,微风吹乱他没有扎好的头发,他捧着那两盒骨灰慢悠悠地走在林间小路上。也许是昨晚哭过发泄过了,此时他的心情异常地平静。他把那两盒骨灰埋在丛林深处,在小土山上摆了几块石头就算完了。他坐在地上抬起头看向暗下来的天,有种说不出的释然,他掏出蓝鸟给Injection报了信,说他晚点回去,等了一会儿那边没有回应,不过也正常,反正普通的一句话也没什么好回复的。

“我做了苹果派。”

没想到的是当Majesty脱掉上衣打算在附近的小河洗个澡的时候却飞来了Injection的回应,刺客停住了脱衣服的动作,死死盯着那只落在自己肩上的那只蓝色小鸟。

“我马上回来!!!!”

顺便今晚你等着被我取笑到大哭吧针筒!




评论(1)
热度(1)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