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存档5

摩西临走前将露娜托付给了陛下,理由陛下当然知道。没有了亚尔弗列得的照拂摩西根本无法在神圣天堂呆下去,指不定哪天久那岐家的人就来带走那美了。一向开朗的烈那天难得一副严肃的样子,他慎重地把露娜推到陛下面前,脸上是说不出的表情。

“露娜拜托你了,我不能带着他走。”

“我知道。”

“反正现在注射器先生还没……回来,”他想说还没有消息,可是一转脑他便硬生生地转了个折,“你就当多个伴也好。”

“嗯,你快走吧,现在这里已经有教团的人在附近监视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好。”摩西点了点头,他把目光投向面无表情的露娜,然后揉了揉眼前这个瘦小的光怒的发顶,“露娜要好起来,将来像陛下一样做个曜吧。我走了,你要听话。”

露娜没有吭声,他已经不记得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是谁,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记得陛下是他的师父,不记得那美是个仿佛婴儿般懵懂可爱的魔羽,不记得曾经有个光是看眼神就让他感到害怕的雷神。他的一切都要重新来过,不管是人际,还是生活,但是显然他一直在接受着这个名为摩西的男人的帮助。摩西让他没有饿肚子的担忧,就算自己无法照料,也会拜托信任的人。如果他知道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摩西,他一定会对他说谢谢。

房子不算很大,整理得井井有条,但是缺乏一种东西,那是他无法表达的感觉。就好像本该不是这样的,却变成了这样。露娜看着陛下将他那包行李拆开,里面装的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对的,他本身什么也没有,不管是什么。

“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陛下好像很久没有问过这句话了,在说出口之前他还愣了一下,以前,我是这么问的吧。其实也不是很久,只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那天早上Injection一觉醒来突然抓着自己狠狠地做了一回,“今天你不许踏出家门一步。”那个雷神亲吻着自己如此说道,然后他就再也没回来了。

“不知道。”

露娜没有回过头,还是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流动的行人。陛下没有再说话,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把露娜的衣服拿进了房间。在跟Injection交往前这是他住的地方,据说这原本是雷神的哥哥的房间。说起来他是什么时候跟Injection同房的来着,好像是信件的事情解决后吧,那时候可真够呛啊。想起当初狼狈的自己,已经与对方成婚了的陛下就算如今想起来也忍不住嘲笑一下笨拙的两个人。

事实上厨房有点荒凉,与Injection失去联系以后,陛下就没再进去过了。他打开灯刚跨过门槛,一只灰色的毛茸茸物体就从他脚边飞驰而过。对老鼠有极度恐惧症的刺客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下意识地想叫救命,可是已经没人会来帮他将老鼠丢进垃圾桶然后抱着他无声地安抚了。他捂着胸口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就算没有Injection他也没问题的。忽然一道金色的光闪现了一阵,他抬起头,看见露娜不知何时已站在他的身边。刚才那是能量之轮的光吧。

“谢谢……”

浅米黄发色的少年只是看了他的师父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对于他而言,这只是在回报对方的收留之恩罢了。

那之后的日子一直过得很平淡,除了教团的监视以及那个名为Kraft的奇怪传教士外倒也没什么值得留意的事情。陛下带着露娜一步一步地修炼,他把自己的所习得的一切都教给了露娜。很快,他乖巧的徒弟就要接受二次转职的考试了。他与摩西一样,希望露娜能够成为一个称职的曜,至少能够在受伤的时候第一时间为自己治疗,别再去感受那种永无止尽的痛楚。

那一天与往常一样,陛下抱着做晚饭的材料回到家,他看见露娜站在客厅里,面对着窗户在喃喃自语。

“露娜?”

“……”

听不清他在说什么,陛下将材料放在餐桌上,疑惑地走上前去。他抬起手正打算拍拍露娜的肩膀,却因为距离的缩短而让他听清楚了对方所说的话。

摩西死了。

露娜神情呆滞的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

“露娜……别说了……”

不知道露娜是哪里来的消息,在这之前陛下也从刹那那里得知久那岐家的家主成婚了,新娘的名字就叫做那美。他知道当这一切都发生的时候,摩西的“罪行”已经败露无疑,并且能够活着的几率也不高了。他大吼了一声,他第一次这样,露出恐怖的表情,嘶吼着阻止露娜仿佛咒怨般的呢喃。露娜果然没再说话,相对的他一脸委屈地看着陛下,后者一把将他抱紧在怀里。少年感受到来自对方的颤抖,他伸出手犹豫了会,最后回抱他可怜的师父。

第二天,陛下发疯似的满天堂寻找露娜,他不停地放飞蓝鸟,可是什么回应也没有。夜里月光埋在厚重的云层后面,粉色扎马尾的刺客蹲在前来帮忙的赛尔科脚下痛哭。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这么久了他都没有搜集到Injection踪迹的一点消息,摩西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已经不在人世,连露娜也不见了,他只能放声地大哭,大颗大颗的眼泪充溢他的眼睛,好像这么哭过以后就什么都会变好了。

哪怕他知道这都不过是臆想。



评论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