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大概就是这样的家常

“下雪了……”

“是啊。”

“亚尔我想下去看……”德维特回过头,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他知道亚尔肯定会拒绝,但是他还是不死心。他连说话都觉得吃力,腹部的疼痛一直靠亚尔的治愈术来缓解,就算是这样惨不忍睹的状况,他也不想呆在房间。他执拗地不肯戴上氧气罩也不愿意插管子,他不认为自己已经破败到那种程度,亚尔知道他心情,哄着他至少别拔针头。

“你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亚尔,我不想就这样被困在这个房间里死掉。”

亚尔的脸色微妙地变了,德维特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低下头小声地说了句抱歉。圣徒没吭声,他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大衣,将它披在德维特的肩上,然后把人横抱了起来。

“亚里克希亚都比你重。”

天还下着雪,亚尔停在了屋檐下,德维特搂着他的脖子,赤裸的手腕碰到他的颈侧,凉凉的。

“亚尔我想堆雪人……”

“等你好了我再陪你堆。”

“亚尔我想打雪仗……”

“等你好了我再陪你打。”

“亚尔你能不说那句话吗?”

亚尔垂下眼皮没有给任何肯定的答案,他保持着一贯的语调,轻声告诉他的恋人你不能再说死掉的话。

对于死亡,德维特并不怕,他知道自己肯定会死的,就算不是因为这个奇怪的病,将来的某一天,没准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杀死,或者是老年的时候老死,反正一切生物总有死亡的一天。他怕的就是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会留下什么遗憾,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至少他想亲自到罗里坟前,给他那个据说死得惨烈的弟弟献上一束花。他还没问清楚拓也的眼睛是怎么回事,麻美有没有消息,小凯跟他的女朋友相处得怎么样。

亚尔很快就把德维特抱回床,他熟练地抽出大衣,在德维特的手背上扎入针头,把营养剂注射到药水瓶里,然后给德维特掖好被角,亲吻对方冰凉的额头。

“晚安我亲爱的。”

“晚安亚尔……”


评论
热度(3)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