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补档】When The End-IV

IV


罗里收到了一封信,上面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迹。他认真地看完信,信的内容不多,简单的问候,以及只要那个人愿意完全可以写出好几页的故事可偏偏简略成了几个字的重点。他微笑着把信折起来,重新装回信封里。君寻在一边觉得奇怪,问他笑什么,然后雷神转过身抱住他的丈夫,调皮地说我又有师母了,不过这是一个我可以欺负的师母~

卡尔与奥利奥要结婚了。

君寻想,罗里应该是衷心希望他们能够幸福的,他看着罗里的笑容就知道。

结婚这种事啊,君寻从前是根本想都没想过。他对世人冷淡惯了,就算是对着小赤也几乎不说话。在遇到罗里前他甚至都没自慰过,他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包括自己,都没什么兴趣。涟君说他太缺乏人性了,可就算有又如何,他用不着。在教团的他只管完成上面给他布置的任务,换取报酬,不让自己饿肚子,不给别人制造麻烦,安安稳稳地走过这辈子就够了。

罗里简直就是女神赐予他的信仰。

“罗里,趁着这个话题我想问你,你真的不打算办婚礼么?”

“我说了你要真想办那就办,”罗里抱住君寻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虽然咱登记都一年多了。”

君寻没再说话,他把罗里揉进怀里,不着痕迹地呼了一口气。罗里是觉得两人的事情没开好头,办了也许会遭到闲话,这些他也知道。他不想为难他,他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天晓得他有多想看罗里为他穿上漂亮的白色礼服。

“那还是算了,看你喜欢的吧。”

“君寻对不起,不过……”原本还眼神黯淡的雷神突然一转刚才的模样,君寻一瞬间还以为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璀璨的群星,“我可以给你做顿饭!!”

千万不要!!!

君寻在心里暗暗地庆幸自己不是嘴快的人,优雅的十字军在表露出一副惊喜的模样后,宠溺地揉了揉妻子的发顶,微笑着说怎么可以辛苦你进厨房给我做饭呢。

“你每天也那么辛苦的给我做饭呀,”罗里眨了眨眼睛,笑得无辜,“好歹我之前也去学过一点了不是吗?”

是是,虽然在那之前厨房爆炸了好几回,光修理费就几乎花光了十字军本就不多的积蓄。君寻暗地里捏了一把冷汗,他得找个什么事情转移一下这家伙的注意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让这个向来只管吃不管做的雷神突然对料理产生兴趣,而且十分地浓厚。

“那个……罗里,你之前不是说想吃街头那家甜品店的限时巧克力吗?现在过去应该差不多了吧?”

“可是我想给你做饭。”

给我做饭比巧克力重要吗,照理来说君寻应该感到高兴的,可一想到从罗里手中做出来的只能打上马赛克的料理,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十字军显些焦虑地推了推眼镜,嘴角的弧度也变得有点僵硬。就在这焦头烂额之际,小赤提着一个大麻袋一脚踹开自家的大门,高呼哥哥嫂子看我今天下本拿到了什么!已经把小赤视为天敌的罗里果然一秒切换了模式,只见他迅速地抽出魔杖,哐地一声重重地压在小赤的盾上。

“回来的真·早·啊!”

“真抱歉没有如你所愿踏上沙龙开荒的道路呢~”小赤笑嘻嘻地说,“要把票还你吗嫂子~”

君寻在心里给两人画了个十字,然后赶紧钻进了厨房做饭。竟然落到跟人抢做饭的地步,他真不知道这种事到底好不好笑,总之别让罗里进厨房就对了。

日子很平静地过着,原本狭隘的圈子因为罗里的到来而渐渐变得宽广,连从小养成的阴暗的性格也变了,就算别人不说他也知道,他总会在不经意间微微地笑起来。他想起那时罗里初来乍到,一副委屈不敢出声的可爱的模样,到后来愿意为了他而去学做饭——他已经不止一次看见罗里堵住奥利奥的去路向别人学习做饭的事情。君寻觉得他快要沉溺其中,再也无法回头了。

“如果哪天你突然离开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夜间的竞技场几乎没有人气,冰冷的武器挂在商店的橱窗里泛着寒意的光,夜幕中的月牙被厚重的云层深深地掩盖,只有墙上那盏微弱的酒精灯,将一个小角落照亮。

今晚是君寻当夜值,此时他把前来凑热闹的罗里堵在墙上,细细碎碎地亲吻着对方被夜风扑得凉飕飕的脸庞。罗里肩上披着君寻的外套,十二月的夜晚,明明该是刺骨的寒冷,可是他搂着对方的身躯,一点都不觉得冷。

“除非你出轨,或者我死了。”罗里平静地说。

“别胡说。”

“先胡说的是你。”

“卧槽君寻你人呢?!!!”不远处,被君寻抛下的同班同事提着灯走在空旷的广场中呐喊,夜深人静的背景把他的音量最大化,可惜喊了半天没人应。

“嘘,”君寻用手指压在打算暴露目标的罗里的唇上,压低声音在后者的耳畔边轻声细语,“再等等,都来了就陪我再玩多会吧。”

“好好工作呀十字军先生。”

“这不是你的错吗审判官大人。”


4.5


罗里不喜欢小孩子。这一点完美地体现在面对拓也家的阿鲁时那种嫌弃的眼神,以及在看见君寻身后跟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时的态度。

“你怎么跟我解释你身后的问题?”

“诶?!”

罗里双手抱着手臂用下巴指了指方向,君寻诧异地回过头,看见一个橘色长发的女孩子,站在院子的小木门边。怯生生的小女孩用无辜的眼神盯着君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刚结束任务回到家的十字军不禁流下了冷汗,这家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跟过来的,他竟然都没察觉。

“我不知道……”

“算了,可能是附近的流浪儿吧,快进来要冷死了。”罗里伸出手把君寻拉进了屋里,那个女孩子既然君寻也不认识的话那就没必要理会。

女孩看着那扇门碰地合上,双脚忍不住跨了一步。她从百合花远征基地一路默默地跟随着君寻,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似乎从很久以前就呆在那个毫无人气的地方,那里所有会动的东西,都是冰冷的铁制品。一个人在那里,真的好可怕。

“你还好吗?”

女孩应声抬起头,是刚才的牧师先生,他已经换上了简洁的白色衣裳,温柔地笑着。女孩点点头,表示自己很好。

君寻抬头看了看开始飘雪的天空,然后伸出手掌,说:“要不要先进来取取暖,你穿的真够少啊。”

暖和的感觉,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了,甚至快要忘记这种令人舒服放松的美妙的感觉。她双手有些颤抖地捧着那杯香甜的热巧克力,坐在挨着壁炉的沙发上,身上还披着一张厚厚的毯子。雪白的小脸上浮起一层红晕,光从表情上看也不知道她是在感动还是高兴。这种兴奋的情绪该叫做什么呢,常识贫瘠的小女孩紧张又小心翼翼地盯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君寻去洗澡了,客厅里只剩下罗里跟这个小不速之客面面相觑。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的罗里合上手中的书本,不悦地回看对方。小女孩似乎是没想到他会回头,慌慌张张地移开目光。做什么好呢,噢对了我还没喝过这杯……叫什么来着?罗里想阻止,可惜来不及了,小女孩张大口就把还冒着热气的巧克力灌进嘴里,然后被呛被烫得拼命咳嗽。

“你……小心点啊。”罗里皱起眉头,递了一张纸巾过去给她擦嘴。可是眼角憋泪的女孩并没有伸手反而捂住嘴,整个人蜷缩起来往沙发的角落里挤,一个劲地摇头。

“……我不会骂你的,”罗里努力地把自己的语气缓和下来,“先擦干净吧,你看你的衣服也沾到了。”

罗里很头痛,他一直不喜欢小孩子,这样的状况让他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但……那又怎样啊?!

“君寻!!!!你洗好没有啊!!!”

早就穿好衣服躲在里屋观察的君寻差点要笑出来,听到罗里的呐喊他只能故作没事地悠悠走出来问怎么了。

“你捡回来的你来搞定!”说着罗里转过身重新拿起那本书,坐回了原位。

君寻走过去笑笑揉了揉罗里的发顶,然后在小女孩的身边坐下。

“你是附近的孩子吗?”决定要搞清楚的君寻如此问道,但是小女孩依然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你不会说话?”

点头。

“呃……那,你的名字?”

摇头。

“没有吗?还是不知道?”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君寻意识到这样实在不好沟通,于是从茶几上罗里放着的纸和笔递给她。

“你会写字吗?”

还是摇头。

君寻没辙了,他又转身从点心盒子里拿出一个顶端缀着樱桃的小蛋糕,放在女孩手里。“试试这个。”他说。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君寻从百合花远征基地回家途中跟回来的小鬼吗。”罗里把手臂抬高搭在沙发背上,眯起眼睛盯着她,“不知道名字那就取个名字吧。”

小女孩不敢看罗里,于是低头啃了一口蛋糕——“叫樱桃好了。”——然后慌忙把嘴里的樱桃吐了出来。

罗里忽然觉得很多事情都是发生的很突然,没有非要认真追究起来的理由,没有不得不去思考的契机,当他在领养证明上签字的时候,他只觉得以后家里又多了一盏电灯泡。他趴在茶几上,看着君寻把文件递给上门办理手续的人员。他还觉得有点恍惚,他不喜欢小孩子,并且收养一个来历不明的小鬼真的没问题吗。他想起对孩子百般疼爱的拓也,又想了想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哥哥跟君寻甚至是奥利奥的娇的自己,忍不住就在心里自嘲罗里你真的靠得住嘛。

“ma……”

“敢叫妈妈我现在就把你踢出去。”

“呜……”

“你教的吧!”罗里瞪了一眼笑眯眯的君寻。

卡尔诊断樱桃身体机能很正常,不会说话应该只是心理上的问题,君寻耐着性子从最基础的发音一步一步地开导着樱桃。樱桃也开始会说一些简单的话,罗里虽然一直对她抱有怀疑的心态,但是想想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应该不会是什么组织派来的间谍吧。有点职业病的雷神摇摇头把这种奇怪的想法赶走,然后默默地抽空教她写字念书。

“君寻,咱们去竞技场打一场。”有一天,那个就算被人叫爸爸头上也顶着对兔耳的雷神手握魔杖指着他的先生,趾高气扬地说。

“咦?这么突然,为什么?”

“我最近跟樱桃接触多了感觉浑身不对劲,我要跟人打一架找回以前那种感觉!”

君寻忍着没笑出来,罗里确实比以前温和了许多,连对着审判师团的Injection也能好声好气地说话,这是好事只是当事人不这么认为。然而,当君寻被罗里一棒子插翻在地上,并且看见竞技场的公告栏马上更新写上了“Rory完成了[击倒1000人]成就”后,他就下定决心再也不跟罗里打架了。


评论
热度(2)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