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涟涟你炒鸡讨厌

一张截图的脑洞,平行世界,设定是罗里替君寻背了黑锅,到底是什么牌子的锅我也没细想反正这不重要,也不要在意文里提到的交易是啥,祝阅读愉快(´・ω・`)




君寻觉得最近不对劲,但是他说不上哪里有违和,直到他拿到了那份需要他“清理”的名单,罗里的名字显得特别地刺眼。不管怎么说,他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只是说不上。直接询问的结果自然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罗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安定地把那杯红茶喝光,然后舔了舔粘在叉子上的蛋糕屑。

“罗里这关乎你的性命……”

“嗯,我知道。”罗里终于都放下了所有东西,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君寻面前,笑嘻嘻地问反正都要死了能让我自己选择死法吗?

君寻愣了愣,而后他感到自己是生气了,他不理解罗里到底私底下做了什么违背教团的事情,他只知道上面的人要他把罗里清除掉,他也知道自己此时有多想带着罗里逃离这儿,可对方看起来并不当一回事。他打算先把对方关进房间里然后再细细审问,可惜罗里先一步抓起了他的手腕,往房间里拉。

耳边满满是罗里充满色【谷欠】与满足的喘息,他们的身边放着一把剑,那是在君寻执行任务时佩戴的,尽管如此君寻并不常用,他是十字军不是剑士,只有在连枷不得力,或者是他希望对方能死得不至于面目全非的时候剑才有用处。君寻亲吻着罗里的脸颊,挺腰将对方带上了高潮,可他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罗里就伸手探过长剑并且将其塞进他的手里,然后剑的尖端没入了罗里的胸膛。

“……………………………………”

君寻瞪大眼睛盯着覆在自己手背上罗里的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而罗里只是笑笑,拉着君寻的手往下压,“我只是做了一个交易而已,君寻你完成任务了哦~”

“不……”君寻慌忙想把剑拔出来,不料罗里忽然猛地抱着自己的脖子扑了上来,长剑贯穿了那副本就单薄的身躯,血液顺着剑刃流下浸透了雪白的床单。君寻挣脱不开,却感觉到罗里的生命力在迅速地消失,罗里把头埋在君寻的颈窝嘿嘿地笑了起来,失去了力气开始喘息。

君寻紧紧皱着眉将对方翻过来,刚想说话却被他用手指堵住了嘴唇。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的罗里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表情,他就这样深深看着君寻,好像要把他的模样刻进自己的灵魂那般深深地凝视,然后他说,至少你能活下来,那我的交易也就有意义了。

罗里的身体颤抖起来,他用尽力气覆上君寻的眼睛,呢喃着说着不似他的话语,然后他的手无力地垂下,跌落在鲜血弥漫的床上。君寻就这样抱着罗里的尸体,愣愣地看着对方充满满足笑意的遗容,他慢慢地低下头去亲吻罗里冰冷的嘴唇,紧紧地拥抱他爱人的尸体。

“罗里……你这个笨蛋……”就像平日里无奈又溺爱的,君寻轻柔地说道。






评论(4)
热度(4)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