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_(:з」∠)_突然有灵感来个亚德

亚尔要握住德维特的脚踝绰绰有余,虽然年龄上对方不过小他几岁,身体却还是那么小。你与我的时间始终无法能够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你自身的时间也一直走在崎岖的道路上,你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几了,可你的样貌和你的身体却永远停在了十四岁。他其实很生气,不管是自己的无能为力,还是对方就算躺在床上困难地呼吸也能笑着安慰自己。

耳边是德维特青涩的呻吟,亚尔撑开了他的双腿与他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就算已经做了好多回,可单纯的月主还是会害怕地颤抖着抱住自己,嘴里小声地发出呜呜的叫唤。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圣徒温柔地亲吻对方流着泪水的脸颊,“我不是说了交给我就好了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德维特仍然抱着对方,啜泣着说可是亚尔我怕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

“……”

对啊,他应该是知道的,虽然被替换了记忆已经不记得自己被做过什么,可是终究那是自己的身体,人总会对自己持有一定的预知能力,他也是。唯有他自己能够深刻地体会到那种卧病在床的痛苦,虽然总是笑着,总是撒娇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但是生病的人又怎么会有食欲。

“会没事的。”亚尔不敢给他多余没有着落的承诺,“绝对”“肯定”“保证”这种纯属是哄人的话大概德维特也不爱听,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后抽离了对方的身体,随即拉过被子盖在德维特身上。

“对不起亚尔明明是我自己说要做的……”

“没关系,你现在也确实不适合折腾到底。”亚尔用手梳起刘海,然后起身拾起一边的衣服丢给德维特,“穿上吧免得着凉。”

“亚尔……”

“嗯?”

“等我身体好了以后……”躲在被子后面的脸泛起了红晕,德维特用十分小声的音量说,“我们结婚好不好……?”

“……怎么那么突然?”

“我也想像罗里和小凯一样戴戒指……”

“可是德维……”亚尔顿了顿,“……算了你先睡吧,这事以后再说好吗,晚安。”

“嗯,晚安亚尔。”

……可是我没有为你戴上戒指的资格啊。




============================================

亚尔对德维特抱有很深的愧疚,他甚至都不敢跟德维特说任何表达爱意的话,所以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德维特自己努力争取的呢【笑

以及对不起亚尔大大我又让你中途软了【跪

评论(1)
热度(2)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