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第二章

 

“我反对,就算在建立公会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新人跟我们还没有默契,贸贸然去了只会白白送命,全队就我一个治疗我实在不敢说能保你们所有人。”

 

“哎呦我的亚尔先生,要不是为了等我那个蠢徒弟你会到现在还没转职吗,别忘了只要你愿意你现在就能成为圣徒了,更何况咱们现在不缺辅助,以你的能力你保不了我还觉得神奇了呢!”

 

“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去的话你自己去就好了,别连累人。”

 

“你到底在怕什么啊?!”

 

亚尔难得出现在了公会,但是一来到就是跟HOM发生争执,昨晚他听德维特说公会要去讨伐海龙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平静了,确实这事在很久之前就一直筹备着,只是那时候不够人手,所以才起了建立公会招募战力的念头,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HOM能雷厉风行到这种地步。

 

“别忘了是谁上次差点把我们害死在大主教巢穴里,HOM,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急着去讨伐海龙,但是在做好充分准备之前绝对不能让大家成为你欲望的牺牲品!”

 

“亚尔!”HOM提高了音量,紫色的瞳孔收缩得厉害,手中的法杖被握得咯咯作响,“你以为……”

 

话还没说完,一根发出青色电流的雷电之手骤然插在了两人之间的地板上,噼里啪啦地在宣告着它的存在。罗里收回魔杖,歪歪头提了提眉毛,问道:“吵够了吗?”

 

亚尔闻言回过头,才发现德维特红着眼圈,眼珠子上布了一层水汽,啜泣着躲在罗里的背后,祭司马上意识到自己把他给吓着了,赶紧走上前掏出手巾给他擦眼泪。罗里哼哧了一声,不大痛快地看着德维特扑进了亚尔的怀里,亚尔一边道歉一边轻拍德维特的背部,雷神扭过头看向仍然皱着眉头的黑暗女王,又转身看向通通躲在角落里露出半张脸的公会新人,随后他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第一,连劝架的勇气都没有我十分怀疑以这样的队伍能从海龙巢穴中全身而退;第二,我虽然不喜欢这个男人但是这次他说的没错,没有培养好默契去到那里只会胡来最后的结果就是白白送命,拓也哥好像说过会协助你们的吧,我可不想一次性失去两个哥哥。”

 

“我知道啦!那你们就在那里浪费时间培养默契吧!!”HOM气急败坏地大叫,她狠狠地推开挡住过道的习惯,骂骂咧咧地冲了出去。

 

习惯挠了挠橙色的短发,神情很是无奈,今天他只是跟着罗里来看看传说中的搞基团,没想到前脚刚跨过门槛就看见了一场大戏。雷神拍了一下罗里的肩膀,问这样还需要我帮忙吗?

 

“要,你别乱走。”罗里瞪了他一眼,“对了这个雷神是我找来支援你们的,叫习惯。对于初次进入巢穴的你们来说光亚尔一个治疗恐怕不够,这个家伙在海龙巢穴有经验相信他能帮得到你们。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土豪,能奶能打,所以你们随意践踏啊不对是使唤他吧。”

 

“不管哪个都不对吧罗里·塔德博尔!”

 

 

 

HOM躲在凯德拉城中央的小桥底下,抱膝半截身子泡在水里,她努力地使自己冷静下来,至少别一副狼狈的模样。她当然知道现在就组织公会去讨伐海龙还为时过早,可是——

 

“我没时间了啊!!!!!!!”

 

“什么没时间?!师父你要死了吗?!”

 

德维特忽然从桥上沿着河岸滑了下来,扑通一声扎进水里,随后他的头冒了出来,一把抓住HOM的手,表情看起来十分紧张,在HOM看来这样的德维特不免有些滑稽。

 

“谁说我要死的。”

 

“可你说你没时间……一般剧情会说这句话的不都表示病重着要死去了吗?”

 

HOM翻了个白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她马上意识到对这个徒弟说话拐弯抹角只会越抹越黑,于是她放弃了,将真相和盘托出。

 

“我半个月后就要结婚了,嫁到很远的地方去,要离开你们啦。”

 

 

 

长叹将一份报纸扔到罗里面前,随后他顺手抽走了盒子里的一块甜甜圈,顶着罗里那要杀人的视线面无表情地说:“你看,那个杀人犯又出现了。”

 

“……那又怎样?”

 

罗里随意瞟了一眼报纸上的文字,无非是说在利物沃特码头发现了一具被人掏空内脏的尸体,作案手法与去年的某起凶杀案一样,于是保安官那边推测应该是同一人所为。但是凶杀案什么的,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他们只是圣职者,无权也没必要参与这样的事情,可长叹对此总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这个人的手法,让我想到了一些往事,”长叹压低嗓声,仿佛自言自语般轻轻喃道,“一些令人不安的往事……”


评论
热度(3)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