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删删改改的)第三章

他至今仍然觉得恍惚,只是都没表现出来,那个男人并不会关心他做什么,所以他从外面买了一床被褥铺在那个宽敞干净的窗台上,有时候男人要工作到深夜甚至是凌晨才回家,他就缩在那个窗台上看着外面的夜景,安静地等待着睡意的到来。

 他从一个秽乱的地方逃离而来,那是一个因为从前自己任性妄为自以为是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还没好好地探索这个世界,却被他看见了这个世界最丑陋的事情之一。哭泣在那里会带来一顿毒打,在几个月前,日渐出落得清秀的他被那个总是抽着香烟的女人带到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他知道要发生什么,所以他用酒瓶砸破了陌生男人的头,逃了。

 时至午夜,白色短发的审判者还没回来,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听见墙上挂钟嘀嗒嘀嗒的声响,他抱着枕头蜷缩在被褥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大门的方向。

 “Injection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那我出门了,哥哥他们就拜托你啦,涟君,每个星期都这么打扰你真的很抱歉……”

 周末早晨,拓也一身便装的打扮,像往常一样对德维特交代完这样那样的事情以后,还是放不下心找了对面街的涟君帮忙。萨姆斯催促的蓝鸟早已落在他的肩头,忙活到快十点了,他才走出了大门口。

 “你说,拓也什么时候才会搬去跟那个牧师先生一起住呢?每个星期都过去他不觉得累么?”德维特趴在沙发上盯着门口的那一扇门,门外的马蹄声也渐渐远去听不见了——还是那么熟悉的周末开场。

 “在那之前得过曜那一关吧。”涟君无奈地笑了笑,将鸡蛋敲进了大碗里。

 

 

 萨姆斯与拓也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拓也就会到对方家过周末,直到周一下午下班才回自己的家。他们并没有公开两人的关系,萨姆斯身处高层顾虑太多,拓也理解所以一直默默地配合,然而这样却引起了两个人——罗里和曜的不满。

 曜是拓也的养子,性格虽然孤僻但倒也算听话乖巧,然而自从被他看见自己的父亲跟别的男人拥抱在一起后,他对拓也的态度就产生了大逆转,顶撞变成家常便饭,德维特只能安慰拓也说这孩子只是叛逆期了不要太在意。至于罗里,这家伙似乎不管是对亚尔还是萨姆斯都同样对待,在他的潜意识里就好像是有人要抢走他的哥哥似的。

 拓也并没有对现状有什么不满,现下教团一片平静,家里也看起来一切正常,可他的心里总觉得不大安乐,前几天德维特晕倒在走廊上,迷迷糊糊中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他听着只觉得不舒服,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的那场事故,他总盼着德维特回来了就再也没事了。

 可那件事情,真的就了结了吗……

 

 

 “哥、哥哥……”

 “罗里,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神色憔悴的灰发男人哭着抚摸眼前人的脸,他拂起对方的刘海,揉捏着对方的脸颊,眼泪不住地溢出,他一把抱住对方,一遍一遍地呼唤着那个名字。

 “罗里,罗里,罗里,罗里……”

 “不……我不是……”

 被唤作罗里的青年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他眼神慌乱,却不知道是否该推开,说到底,自己到底是谁,为了什么而诞生,他也开始迷糊了。

 “我不是罗里,对不起,拓也哥哥……”




=================================

我决定打乱顺序写,哼【你哼个毛

评论(2)
热度(2)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