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针筒陛下的小短文

陛下感到不安与恐慌。

大约在十分钟前,Injection大汗淋漓的从竞技场回来。就像平常一样,陛下很自觉地钻进浴室给他放水好让他洗澡。虽然已经能够在夜间感受到微微的凉意,但是夏天的尾巴仍然赖着不走,尤其是如现在这样的下午,空气闷热,阳光晒在皮肤上总会觉得辣辣的不好受。

说起来,那家伙今天回来的有点早呢。陛下趴在浴缸边上,侧过头瞟了一眼窗外还没下山的太阳。浴室特有的阴凉让他有点舍不得挪开,但是Injection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只能懒懒的从地上爬起来,关上了水龙头。果然下一刻雷神就裸着上身走了进来,陛下努力不把视线放在他结实的肌肉上,说了句我先出去就打算回厨房继续捣弄那个还没做好的苹果派,结果还没走两步手臂就被拉住了。

“脱衣服。”Injection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明明是命令的内容,却在平静地陈述,不给任何拒绝的机会。

“为、为什么?”

“一起洗。”

陛下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先生,开玩笑,一起挤在这个小小的浴缸里洗澡?在床上有时候他都不愿意被自己抱着睡,本来那么早回来就有问题了,还一起洗澡,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这么想着的他,用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领。见他这样的阵势,Injection大概也猜得到这家伙在想什么,看来得自己动手了。

“等等你别过来!!!——我我我自己脱你住手!!!”

于是,全身赤裸的陛下十分不安地坐在全身赤裸的Injection的两腿间,他的背甚至不敢靠近后者的胸膛。僵硬的身躯泡在还算温暖的水里,竟觉得有点冰冷。直到被Injection扯了下头发,他才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

“怎怎么了?”

“你的治愈术行不行?”Injection不大愉悦地开口道,“都多久了。”

折腾了好久才把这家伙从精神病院救回来,习惯了他总是平整无瑕的身体,在教团里被审问时留下了很多刺目的伤痕,这让Injection感到很不舒服。他的手掌重重地压在对方的背上磨蹭,然后滑下到腰间,把那个不长肉的光怒拉进怀里。

“我在努力着……”陛下心虚地低下头,背部贴着Injection的胸口,从身后传来的是只属于自己的温暖,他忍不住把手心覆在那人的手背上,并且手指插入对方的指缝里。

Injection看不见,但是他能感觉得到有块什么硬物把两人的一小部分皮肤隔开,他知道那是他给他亲手戴上的戒指,在左手的无名指上。这家伙,一直都戴着吗,真幸福。再看看因为工作关系只能用一条绳子把戒指串起来挂在脖子上的自己,想想还真有点悲惨。

“那个……你今天……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干嘛?”

“没啥……”感觉你今天有点不正常。当然后半句他没勇气说出来。

“你已经……不姓玻黎沃格了啊。”静了一会儿,Injection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是啊。”

“也不姓诺基利亚。”

“对。”

然后Injection把额头抵在陛下的肩膀上,翻过被妻子握住的手与他掌心贴着掌心,安静地与他十指相扣,这大概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针筒,洗澡水冷透了哦。”


评论
热度(1)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