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花魁

脸上略显疲惫的少年将他粉色的及肩长发盘起,然后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根银白色的发簪插入发中,简单大方的发髻稳妥地贴在后脑勺上。少年觉得自己对这种事越发地熟练并非好事,不可以习惯这里的任何事情,他不想有朝一日被不认识的人剥光衣服张开大腿去接纳那种肮脏的东西。

“喂,你好了没啊?”

屋外传来催促的声音,少年不耐烦地哦了一声,他站起来又收紧了腰带,将衣襟拉得更严实。看着镜中落魄狼狈的自己,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地出了房间。

“你去‘竹醉’,那个顾客是教团的高官,不过是个急性子,幸运的话今晚你就能赚大钱了呢。”

幸运?不,这简直就是噩耗。少年拽紧了衣服,脸色变得相当难看。陪同的花魁看他这幅模样不禁觉得看不过去,打扮妖娆的女人捏住他的下巴不友善地瞪着他,她说如果不是那客人指名要你我还想自己上呢,摆着这清高的脸给谁看啊,进来的不都是为了天天巴着那些大款吗,你……

“我又不是自愿来的!”少年恼怒地打断女人的话,他甩开女人的手,气冲冲地往那个门上写着“竹醉”的房间走去。

他当然不是自愿来这种地方做事的,他只是被骗了,但不管过程怎么样,结果就是结果,想去改变结果并不容易。他逃过,但是又被抓了回来,然后被毒打了一顿,那时候留下的淤青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消退。

进入房间后看见的是一位看上去穿着得体的绅士,教团的人来这种地方真的没问题吗。少年疑惑地走过去打了声招呼,然后弯腰拿起玻璃瓶给那位客人斟酒。他坐在客人身边,说是身边,但是中间隔的距离还能坐上两三个人。他低着头不说话,回想着女人说这位客人是急性子的话,斟酌着要怎么躲避。可是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压在了沙发上。

“他们说你还是处,我要检验真假,”绅士打扮的男人脸上略带笑意,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如果是真的话,我不会亏待你。”

被逼到绝望的少年哭着满身血跑出了灯红酒绿的世界,他听见他的身后有人在追赶,于是他更加不敢放松,加快了脚步。他把那个沉重的酒瓶狠狠地砸在了客人头上,在挣扎的时候自己也被玻璃碎片给划伤,但是他顾不得这些。他躲进了一条阴暗的小巷,将身上那件华丽的衣服撕扯下来,拔掉了发髻上的簪子,他想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不堪入目。这种走投无路的感觉很熟悉,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他失落地抬头看向漆黑的夜空,轻声地啜泣,然后他重新站起来,摸索着往前走。

他要寻找真正属于他的归宿,在未知的地方。





评论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