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回家吧鹿仔们

关于

新年初梦——罗里篇

又是,这样的夜晚,无人的街道,空气中流动着刺骨的寒风,每走一步都带来瘆人的回声。白发的雷神拉高外套的衣领,把半张脸埋在衣服里,可即使这样,也无法抵御那种由胸口产生的寒意。冻得呼吸都痛,他可以确定他的体温很正常,可就是这么的……

罗里加紧了脚步,得赶紧回家里去,这样的寒夜实在令人发慌。以后还是把文件带回家做吧,饿了还可以让君寻煮夜宵。临离开办公室前他看了看那座大钟,已经快4点了啊,如果不是明天就可以休息,他还真宁愿在教团里过夜。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警惕地竖起耳朵,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吧。路人吗,可是这种时候还有谁会在街上游荡,如果是那些在红灯区工作的妓人来说下班又太早了?

嗒。

罗里把手放在了腰间的魔杖上,做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最近一直有杀人魔的传言,可是都没人见过,有的只是失去内脏的尸体。尸体上并没有留下可疑的指纹,而且伤口如卡尔所言,必定是十分专业的冷静的人。

嗒。

声音越来越近,但是也来得很慢,恰巧这条街上没有路灯,漆黑的环境对他很不利。被那慢节奏的异声扰得有些急躁的雷神为了看清来的是什么,他赶紧下了一个神圣大地。而对方似乎等的就是这点空隙,迅速地朝他扔了一个小型炸弹。

是战神!罗里一个转身往炸弹来的方向召唤出雷电之手,对于此时没有带盾的他来说这实在不是个好事情。他侧滑躲过了一个攻击,但是对方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是因为环境的关系吗,他看不见对方的脸。不对,应该说很模糊才对。他知道那人在笑着,充满十足自信的笑容。

“你的命,很值钱呢。”不知名的战神说。

下一刻罗里就听见有什么撕裂的声音,然后剧烈的疼痛蔓延至全身。他倒了下去,仰躺在地面上,他感到他的衣服都湿了,那是温暖的粘稠的属于自己的血液。他看见又有一个人出现了,但是仍然看不见脸。他的嘴巴被战神塞了一块布团,双手的关节被毫不留情地踩碎,然后他的肚子,被那个后来来的人用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剖的更开。

“你太粗暴了,万一里面的东西被弄坏,你也别想拿到一分钱。”

罗里瞪大眼睛,他感受到那个男人将他的内脏一部分一部分地拿掉,很痛,痛得无法用剧烈来形容,悲惨的是他还活着,意识清晰。其实整个过程时间很短,可对于被害人而言却犹如度过了一个世纪。当男人的手摸上他的心脏时,他知道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










呼吸不过来,罗里挣扎着醒了,他那只取名为信念以表讽刺的笨狗居然就这么趴在他脸上睡。生气的雷神一把将他的宠物抓起来丢到了床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这个梦,到底重复第几回了。他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日历,借着月光他能看见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1”。对啊,过了0时,已经是新的一年呢。罗里回头看向还在熟睡的君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梦而已。



评论
热度(3)

© 麋鹿星 | Powered by LOFTER